国内新闻

gnxw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国内新闻 > 正文
国内新闻

今日钢铁独家解析:《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趋势研判》主题报告

发布时间:2019-09-27 08:36:00

  2019年9月26日,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李新创院长应邀出席全联冶金商会2019年企业交流大会,并围绕世界及中国钢铁行业发展形势、我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趋势研判等内容,作了题为《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趋势研判》的主题报告。

  世界及中国钢铁行业发展形势

  当前,全球经济发展面临风险、经济增长受到冲击,中美大国外交发展影响重大。国内方面,2019年上半年我国经济运行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在这种经济背景下,我国钢铁产业步入创新发展减量阶段。

  结合我国钢铁产业发展现状及现存问题,李新创院长指出,尽管仍然面临环保压力、集中度较低问题以及产业链、价值链转型等挑战,但是建国70年以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我国钢铁产业在数量和质量上均取得了巨大进步,满足了国家发展的需要,具备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钢铁强国之路展现出光明前景。从产品自主供给能力、技术装备水平、钢材进出口优势、人员素质等方面来看,我国钢铁工业综合实力已处在世界一流方阵,是有望可以率先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先进行列的产业之一。总体判断,我国钢铁领先世界的时间跨度将超过曾经的英国、美国,可能达到百年之久。

  李新创院长分析称,我国钢铁产业发展正处于数量时期的减量阶段、高质量时期的重组阶段和中间过渡的强化环保阶段的三期叠加,正是承上启下的重要节点,减量、环保都取得了积极的进展,重组成为关键所在,将决定能否实现由数量时期向高质量时期的平稳过渡。今年上半年,受益于国内经济运行超预期、固定资产投资平稳增长、工业稳定增长、房地产行业平稳增长,加之受到机电产品出口对钢材消费的间接带动以及库存增加的支撑,我国钢材生产消费大幅增长,钢产量已经突破一亿吨。综合考虑各种影响因素和取暖季重点区域停限产影响,并结合我国建筑行业、机械行业、汽车行业、船舶行业、能源行业、家电行业、铁道行业、集装箱行业等下游用钢行业发展形势,预测我国钢铁生产消费仍将在较长时期保持高位水平,但总体将处于下降趋势。

  过“产能关”:坚决巩固去产能成果,建立防范产能过剩长效机制,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据有关机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末,全国累计公布产能置换方案约1.7亿吨;仅新规发布的2018年,共实施产能置换的规模为:拟新建炼钢产能9393万吨,拟新建炼铁产能9186万吨。未来几年,钢铁产业将迎来一轮产能置换项目的实施建成。

  2019年参与钢铁产能置换的企业共33家,其中新建炼铁产能4703.7万吨,退出炼铁产能5759.42万吨,新建炼钢产能4732.25万吨,退出炼钢产能5311.4万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度,钢铁行业存在产量大幅增长、行业利润明显下滑等情况。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4.04亿吨、4.92亿吨、5.87亿吨,同比分别增长7.9%、9.9%、11.4%。上半年粗钢日均产量272万吨,较去年同期日产量增加23万吨。4-6月份,单月粗钢产量分别为8503万吨、8909万吨和8753万吨,同比分别增加12.7%、10.0%和10.0%,均创历史同期新高。截至6月底,我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09.5点,同比下降5.5%。其中螺纹钢价格4002元/吨,同比下降1.3%,热轧卷板价格3976元/吨,同比下降9.3%。行业利润明显下滑。1-5月,我国钢铁工业盈亏相抵后,实现利润1399.3亿元,同比下降16.6%。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的92家重点大中型企业实现利润855亿元,同比下降18.2%。

  由此可见,产量依旧保持高位、利润大幅收缩是当前钢铁行业的主要特征。

  这种高供给的局面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信部、国家能源局三部门联合印发《2019年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列出了2019年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20个要点,包括坚决处置“僵尸企业”、依法依规退出落后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严禁新增产能等。今年还将组织开展一次巩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成果专项抽查。

  巩固去产能成果压力依然很大。

  过“布局关”:内陆优化、沿海发展或者国际产能合作?

  受市场和政策双重影响,国内不少钢企正谋划跨区域、跨省份、跨所有制兼并重组,谋求更大、更稳、更远的发展空间。

  未来几年,钢铁行业将可能出现大搬迁、大重组、大调整、大提升的“四大趋势”,即:跨省市县产能转移和退城搬迁;钢企兼并重组范围会更大,可能形成若干个生产规模更大的钢铁集团,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企业发展方向和产能、产品结构和品种将出现大变化;大高炉、大转炉等大型化生产设备升级将陆续开始。

  在‘一带一路’建设指引下,不少钢企正在加速开拓海外市场。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作是产能转移、化解产能过剩的手段之一。

  2018年我国钢铁企业海外投资动态

  a.青山印度不锈钢项目一期冷轧动土仪式举行

  b.新兴铸管印尼OBI岛镍铁项目4号矿热炉生产线烘炉

  c.新兴铸管扩产能增资印尼二期镍铁项目

  d.印尼青山冷轧第一卷成功下线,基地全流程布局实现

  e.青山钢铁印尼纬达贝工业园项目正式启动

  f.山东鑫海集团要投资20亿美元在印尼建不锈钢厂

  g.印尼德信钢铁350万吨钢铁项目召开高层协调推进会议

  h.马来西亚联合钢铁项目350万吨正式进入全面产出阶阶段

  i.一冶集团海外公司签署巴基斯坦年产50万吨钢厂建设合同

  j.青山在津巴布韦投资烙铁项目后,拟再上200万吨钢铁项目

  k.山西建邦钢铁将在印尼建厂

  l.昆明钢铁拟在孟加拉建钢铁厂,设计年产270万吨

  m.伊朗开发区球团项目钢结构工程开工

  n.越南和发烧结、球团项目开工

  o.印尼恒嘉镍业计划2019年1月投产

  p.中冶华天喜签阿曼高线扩建项目合同

  q.国际集团签署阿塞拜疆钢铁生产综合体建设项目商务合同

  r.河钢集团将在菲律宾投资建钢铁厂

  需要注意的是:外购产能新投资建厂处于高成本期,简单以高盈利思维作决策,将进入高杠杆陷阱;国内选址建厂,一定关注政策的不确定性,规避投资风险;国际产能合作应瞄准当地及周边市场,不宜回流国内市场,造成国内竞争国际化。

  过“绿色关”:有序推动钢铁企业碳减排

  超低排放

  蓝天保卫战进入攻坚阶段,钢铁行业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近两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提出推动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2019年《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实施方案》的正式出台,将推动中国钢铁行业掀起一场绿色革命,从而夯实钢铁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何文波(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常务副会长):

  推行超低排放是钢铁产业绿色发展的必要措施,局部地区阶段性限产仅是当前发展阶段不得已的保护性措施。在不得已限产过程中,对不同环保水平的企业实施“差别化管理”是至关重要的,监管机制一定要鼓励创新者,保护先进生产力。

  刘炳江(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

  根据工艺装备、治理措施、有组织排放限值、运输方式等绩效将企业分为A(达到超低)、B、C级。A级企业少限或不限,c级企业多限,各级之间减排措施拉开差距。让环保投入多的企业尝到甜头、不吃亏,扶优汰劣、奖惩机制,形成公平竞争环境。

  企业应以超低排放方案为改造目标,全面满足方案要求。

  针对有组织排放,应结合政策制定的潜在含义,明确未来的治理目标,制定企业自身的环保战略,确保新改造的治理设施十年不落后,避免环保设备的重复投资。针对无组织排放,由于无组织排放涉及产污环节众多,应该对全场无组织产生环节进行全面逐一排查,查缺补漏,最终采取智能管控平台的方式实施无组织管控,实现管控制一体化。针对公益减排,超低排放指标要求钢铁企业不仅应在末端采用治理设备,还要减少污染物的生成量,实施源头减排。

  超低排放,必须重视全过程,高水平实施。

  超低排放方案中,不但提出了具体的限制要求,还对超低排放改造的技术路径进行了明确。实施超低排放改造不仅要求排放数据达标,采用何种工艺、如何实施至关重要。本次超低排放首次正式提出了措施管控,体现了今后环保管理的新趋势,未来环保管理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将会重点参考相关要求,对企业实施更为全面,直接的检查。钢铁企业必须要吸取当年实施烧结烟气脱硫时的教训,加大环保投入,在招标时一定要选择有实力、有业绩、有口碑的环保公司,坚决摒弃是低价中标,杜绝豆腐渣工程,确保工程质量经得起历史考验。

  除了先进的环保技术做支撑,更应该实施全方位的“超低排放”环保诊断。

  从工艺、原料、能源、末端处理、厂区景观等多方面对企业进行全面诊断,提出全面提升方案。应对全场整个工序实施统一的系统规划,统一协调解决厂内物料运输、煤气精脱硫、无组织排放改造等问题。在具体的项目落实中,可根据环保水平现状划分优先等级,同时避免项目之间在工艺、占地、资金投入等方面发生冲突。从诊断分析到对标改进,形成全面环保解决方案。

  低碳排放

  钢铁工业是能源资源消耗密集型产业,也是典型的高碳排放行业。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是钢铁生产消费国,钢铁工业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15%左右,占全球碳排放量总量超过4%。加快钢铁低碳转型发展,是落实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及《巴黎协议》目标的重要途径。

  

  碳市场等市场化机制的推动作用日益凸显。以往的政府政策补贴等形式将日趋弱化,以排污权、用能权、碳排放交易机制、绿证等为代表的一些列市场化机制将加快健全完善,以市场化手段推动节能低碳发展的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同时效能也将日益凸显。

  

  企业要积极构建基本钢铁企业生产碳足迹分析的碳排放数据管理平台,对钢铁生产实现分工序环节碳足迹实时追踪及预控。

  过“质量关”:向国际领先看齐,继续提升产品质量水平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日前联合印发的《原材料工业质量提升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中明确指出:要完善质量发展经费多元筹集和保障机制,促进原材料质量攻关,质量创新、质量治理和质量基础设施建设。

  随着各种技术投入生产,复杂的钢材品种、产品规格越来越多,对质量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开展质量管理势在必行。为了保证质量管理全面落实到位,需要建立起高水准的管理标准,标准化、精益化管理成为企业管理的重中之重。企业需要严格按照生产标准开展生产工作,才能有效避免生产中出现质量不达标的现象。保证实施,进行监管,让每个员工都明确自己的工作职责,才能确保工作开展系统化。

  《原材料工业质量提升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中还指出:国家将建立以质量综合竞争力为核心的增信融资体系,将质量水平、标准水平、品牌价值等纳入企业信用评价指标。企业需做好质量工作与融资工作的结合,发挥质量优势的价值,探索建立工业采购品质量保险机制,加大产品质量保险推广力度,运用保险手段促进产品质量提升和新产品推广应用。

  过“效率关”:紧抓“智能+”机遇,深入实施钢铁智能制造

  什么是智能制造?

  狭义制造通常是指与物流相关的将原材料转变为成品的加工和装配的生产过程;广义制造则包含了从市场分析、产品设计、工艺设计、生产准备、加工装配、质量保障、生产管理、市场营销、销售服务直至产品报废处理等在内的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全过程。而中国工程院又赋予了智能制造全新的含义。广义而论,智能制造是一个大概念,是先进信息技术与先进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贯穿于产品设计、制造、服务等全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及相应系统的优化集成,旨在不断提升企业的产品质量、效益、服务水平,减少资源消耗,推动制造业创新、绿色、协调、开放、共享发展。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在全国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提出“中国制造2025”的宏大计划。2015年3月25日,李克强组织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推进实施“中国制造2025”,实现制造业升级。也正是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制造2025》。目前,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迅速发展,智能制造正在加速向新一代智能制造迈进。基于信息物理系统的智能装备,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领制造方式变革。把智能制造融入钢铁企业全流程和智能决策过程中,做到“精准、高效、优质、低耗、安全、环保”,全面提升发展质量。打通数据孤岛,信息全面集成,提升决策效率,规范数据治理,优化数据资源利用是钢企智能发展的目标。

  决胜行业高质量发展,钢铁企业须斩“六降”

  降预期:摒弃暴利思维,扎实练好内功;

  降杠杆:降低负债率,优化债务结构;

  降排放:污染物排放,碳排放;

  降人员:智能化,提高收入,加强培训;

  降风险:战略风险,经营风险,管理风险;

  降成本:不是节约每分钱,而是花好每分钱。

  来源:今日钢铁资讯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胜古中路2号院5号楼金基业大厦  联系电话:010-65273915

  版权所有:中国特钢企业协会财务金融分会

  技术支持:冶金工业信息中心京ICP备18055769号-2